笔趣阁小说网 > 帝王燕:王妃有药 > 第583章 吊坠,突然出现

第583章 吊坠,突然出现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极品小神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thenow1.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83章 吊坠,突然出现

    苏家主将断剑刺入自己的腹部后,才瞬间从幻象中清醒过来。

    只可惜,已经迟了。

    他看了看萧叔和祁彧,又低头看向自己的腹部,露出了错愕的表情,而很快,这错愕就被惊恐所取代。

    他朝萧叔伸去手去,“救,救……”

    他就说了这么一个字,随即就整个人倾倒而前,重重摔在地上。这一摔,断剑刺穿了他的身体。

    孤飞燕和君九辰怎么都没想到苏齐成的亲儿子,如今的苏家之主苏傲会是这样的下场。可是,他们也想不到还有什么下场比这种下场来得更令人解气了!

    死在自己的手里,幻想里,野心里,可笑可悲却一点儿都不可怜!真真是罪有应得!

    孤飞燕道,“活该!”

    萧叔一边防着祁彧,一边回头朝苏家主的尸体看过来。他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甚至有些惊恐。他都无法想象,自己的心力如果不够,也陷入幻象,那会是什么后果。他终于发狠打掉了祁彧的剑,怒声,“祁彧,你若不想死,就给我醒醒!”

    祁彧没了剑,竟还徒手要跟萧叔拼命。他怒声,“我爷爷到底是生是死?他在哪里?告诉我!快告诉我,否则我杀了你!”

    一听这话,孤飞燕就诧异了,而君九辰也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祁彧的爷爷,祁家的上一任家主祁连诀早就已经死了呀!在十年前冰海那场龙吸水里,他的身体被龙吸水里强大的力量撕扯地四分五裂。

    当年,祁家其他人并不在场,祁彧不清楚情况也算正常的。可是,他如此质问萧叔,分明有蹊跷。

    萧叔的震惊并不亚于孤飞燕和君九辰。他万万没想到祁彧内心是如此不信任自己。他可不想让孤飞燕和君九辰听到太多。他立马厉声打断了祁彧,“你爷爷早就死了,要老夫说多少遍你才相信?你给老夫醒醒,否则老夫不客气了!”

    他这话,其实是说给孤飞燕和君九辰听的。他说着,一手收剑,另一手朝祁彧击出了一掌。祁彧撞在大石剑上。天知道他内心深处对萧叔有多大的敌意,天知道他此时此刻又陷在怎样的幻象中,他仍旧没有清醒。

    他爬起来怒声,质问道,“我祁家的赤灵匙,为何会在你手上?你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你为什么要帮我!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是受……”

    孤飞燕和君九辰都紧张地听着。可是,听到一半,君九辰却突然转身,朝背后的水障看去。他惊声,“有人来了,而且很多!”

    孤飞燕大惊,一时间也顾不上祁彧说了什么,急急转身,朝水障外看去。可惜她什么都看不到。

    水障很厚,水障外头的湖水一片漆黑。墓穴的光再亮堂,也照不出去。反之,从外头的黑暗中透过水障看进来,就算看不清楚,也能看到他们的大致位置。

    孤飞燕立马就意识到他们在明,敌人在暗,他们此时的处境非常危险!

    而几乎是同时,秦墨和芒仲护到了君九辰和孤飞燕面前。他们也察觉到了周遭的动静,君九辰的判断是对的,水障外头有人,而且很多,像是将他们包围起来了。

    那个玉鲛兵站在一旁,手紧握,眼神闪躲。他刚刚要抬手,君九辰却亲自揪住了他的胳膊,冷冷质问,“说,怎么回事?”

    第六重墓穴及其以上都是他们的护卫,地面上还有凌家的势力守着,就算有人从上头打下来,那也不是一两个时辰能下得来的。来者必是走了水路,而能走此水路者唯有鲛人。

    君九辰想到的,自是水姬的援兵。

    “我,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鲛兵瑟瑟发抖,根本不敢直视君九辰的眼睛。却突然抬起另一手,狠狠在水障中劈开了一道破口。

    墓穴里的光一下子就从这条水路射了出去,照亮了周遭的水域。而当大家看清楚外头的情形,皆是倒抽了口凉气。

    只见水障周遭,悬空站满了鲛人。这些鲛人全都露出了鲛族真身。他们下身为鱼尾,黑鳞华美而神秘;上身健壮,双臂有尖锐的鳍;双耳如精灵般长而尖,五官异美。他们一个个手持长剑,犹如水中的黑金灵,又犹如水中的黑甲军团。

    这是孤飞燕他们第一次看到成年鲛人真身,但是,他们仍旧一眼就判断出来,这些人是黑鲛!逐云宫主手下的黑鲛兵!

    孤飞燕惊声,“逐云宫主发现我们了?”

    君九辰狠狠揪住了玉鲛兵的衣领,冷声,“关闭水障,否则水姬也讨不到好处!”

    哪知道,玉鲛兵忽然举起一枚经意剔透的吊坠,大声道,“自家人,我家主子在岸上,快救她!”

    只见这吊坠呈海蓝色,形状像是一颗被放大的眼泪。就材质上看,通体晶莹剔透,属宝石一类,很像是蓝晶石。

    孤飞燕和君九辰都非常意外,因为,他们在夏小满那见过这东西。玉鲛兵的这颗吊坠无论是外观还是材质都跟夏小满的那枚一模一样。只是,夏小满那一枚小了一号。

    这莫非是鲛族的象征物?能召唤鲛人?可是,水姬若有这东西,何必如此偷偷摸摸?

    君九辰无暇多想,第一次时间夺了玉鲛手里的晶石,随手就将玉鲛兵推给秦墨。他低声,“守住!”

    他随即拉了孤飞燕,转身进入墓穴。

    不管黑鲛兵是怎么被引来的,只要黑鲛兵一来,逐云宫主势必很快就会过来。虽然他很想会一会那位逐云宫主,但是,在没有掌控乾冥之力之前,他还是要耐住性子。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在逐云宫主找过来之前,拿到乾冥宝剑!

    就在君九辰带着孤飞燕往墓穴里走的时候,黑鲛兵兵分两路,一小部往是第六重墓穴游去,剩下的大部分人朝水障的破口涌来!

    秦墨当机立断,将玉鲛兵推给芒仲,“看好他!我来守!”

    黑鲛兵无法过这道水障,这玉鲛兵能耐有限,只能带人通过,无法将水障完全破除。所以,秦墨现在要做的就是守住这道破口,尽全力为孤飞燕和君九辰争取时间。

    秦墨以身挡在水障破口,他本就安静,而此时此刻安静地有些骇人。当黑鲛兵涌来,他便陷入了以一敌多的厮杀中。

    芒仲可没有闲着,他掐紧了鲛兵的脖子,怒声,“说,到底怎么回事,否则就算你死,爷我都会扒了你的鳞!”

    玉鲛兵既敢这么做,自是不会说的。其实,可吊坠不是他的,而是萧叔刚刚进墓室的时候,故意落下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真人彩票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