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从1983开始 > 第四十八章 柳理事

第四十八章 柳理事

作者:睡觉会变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绝品透视眼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thenow1.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斯大林大街,百货商场。

    这是春城最著名的一家商场,而前阵子发生的一件事,又让它更爆炸了几分:养花大户郭丰义租下整整一层,创立了全国第一家君子兰公司。

    他以前是个工人,很早就开始养花,自己还培育出了新品种,叫凤冠——这家公司也叫凤冠花卉公司。

    郭丰义是个较有头脑的家伙,开张那天,别出心裁的搞了一场记者招待会,轰动东三省。市里领导亲自祝贺,参观的人挤爆了斯大林大街,最后只能每隔十分钟放进去一批。

    在这个时期,养花大户才是全城的核心人物,时常贵宾宴请,出入都有秘书,接触的全是领导和外商。

    “郭总,有个京城的客人想见您。”

    “京城?”

    这日,难得在办公室闲坐的郭丰义听到秘书汇报,不由一怔,天南海北的客人都见过,但京城的还真不多。

    “请进来!”

    “好的。”

    不一会,秘书引着一个年轻人进屋,高高的个子,衣着体面,戴着眼镜,手里拎着公文包,肩上还挎着一个,蛮斯文的样子。

    “郭总,久仰久仰……这是我的名片。”

    年轻人递过一张小卡片,郭丰义眨眨眼,这东西只在港商手里见过,内地很少有人用。

    接过一瞧,写着:京城君子兰协会(筹备组)理事,柳庆厚。

    他招呼对方坐下,又拿起一盒红盒的人参烟,“抽烟么?”

    “哦,人参烟,久闻大名!”

    年轻人说话文绉绉的,接过一颗,自己也摸出一盒京城卷烟厂的金建牌香烟,“您试试这个。”

    这货自然是许非,他第二天就搬出招待所,找了家私营旅店,又花了很大功夫包装一番。

    “怎么,京城也想养君子兰了?”

    郭丰义听着对方带点京味儿的口音,点上烟,随口问道。

    “都是响应号召,上月刚组建了中国花卉协会么……”

    “你等会儿,国内有这个协会?”他满脸诧异。

    “郭总,您养花是好手,但政策消息太滞后了!”

    许非扶了扶眼镜,笑道:“上个月1号,在陈副总的倡议指导下,刚刚创建了中国花卉协会。她还多次提到你们的君子兰,说你们这项工作搞的好,小小一盆花也能起到建设两个文明的大作用……我今天过来呢,就是观摩学习的。”

    陈副总,就是提出“大力发展花卉事业”的那位大领导,曾亲临春城花展。可以说,君子兰能有现在的火爆,多亏有她老人家背书。

    这位神仙,春城可谓无人不知,郭丰义立时重视起来,又听对方道:“各大花市我都逛了一圈,果真名不虚传,算开了眼界。”

    他似觉着有点累,把挎包放在沙发上,露出黑乎乎的照相机,“听说郭总是首屈一指的养花大王,今天就厚着脸皮过来瞧瞧,想参观参观贵公司。”

    “哎,太客气了,这东西想看就看,没啥紧要的。”

    郭丰义此刻没事,索性亲自陪着对方参观。

    整整一层的百货商场,空间极大,有几间是办公室,其余区域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君子兰,其中最显眼的,自然是自己培育出的新品种,凤冠。

    叶片非常短小,在两侧一片叠着一片向上生长,极有层次感,花从中间生,看着就像古代的凤冠一样。

    而又有一盆最优,叶具质感,花开的也最为鲜艳,令人难以移睛。

    郭丰义见他连连赞叹,非常得意,问:“柳理事,我这凤冠怎么样?”

    “您是行家,我可不敢班门弄斧。”

    “来的都是朋友,大家一起交流交流。”

    “呃,那我就说说……”

    许非是真懂,指着那盆花道:“先看整个株形,圆润如扇面,无长短叶,好!

    再看叶片,脖短且收得急,每片叶10公分左右,宽厚得当,手感滑润,坚硬不康,光泽蜡亮照人,叶脉凸起粗壮,这是标准的‘麻脸’,好上加好!”

    郭丰义一惊,这是行家啊,说的全在点上。外行看花,内行看叶,评价一株君子兰的优劣,重点是叶片,并非花漂不漂亮。

    他顿时又重视了几分,道:“柳理事养的什么花?”

    “我拾人牙慧,比不了您自己栽培,我养的是黄技师。”

    黄技师,听起来不太正经,其实是六十年代,春城生物制品研究所的一位黄永年技师培育而成的品种。

    “君子兰传入民间几十年,主要有国兰和RB兰。国兰的油匠、胜利、和尚、染厂都是长叶,后代子孙也讲究个叶长肥厚。短叶目前还比较少,我参观各地,郭总的凤冠算是独一无二,十优俱全。”

    “哪十优?”

    “圆短宽厚硬,花亮蹦腻挺,此为短叶十优。”许非笑道。

    咝!

    郭丰义从未听过此种说法,反复琢磨着这十个字,愈发觉得精辟——他当然没听过,这是1995年才提出的观点。

    “哎呀,柳理事真人不露相!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大的学问,回去谈,回去谈!”

    他态度瞬间热情起来,又回到办公室,招呼秘书上好茶,道:“今天见了高人,赏个面子,中午务必留下吃饭。”

    “客气,客气,我一会还想拍几张照片,您……”

    “好说,我安排个人陪同,想怎么拍就怎么拍!”

    郭丰义头脑灵活,注重每一个机会,当即又问:“柳理事下来考察,除了刚才说的那些,不知还有什么指点?”

    “这个么……”

    许非顿了顿,方道:“我们都是爱花的,归根结底是为了君子兰的事业发展。我逛了一圈,发现红火归红火,但太过散乱,缺乏组织,也没有挑起大家的全部热情,简单说,就是营销不足。”

    “营销?”

    “就是宣传,推广,吆喝。”

    “哦哦!”

    郭丰义又学到个新词,问:“那您想怎么个,呃,营销法?”

    “其实也简单……”

    许非笑了笑,如此这般这般说了一通,见他有些犹豫,道:“郭总考虑一下,要是有心合作,明天我再过来详谈。”

    (晚上还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真人彩票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