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6章 我心神不宁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极品小神医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thenow1.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终抬眸迎向他的眼,看着那明亮的眸子里透出的光,她微微地怔了下,静静地说道,“皇上失踪,我心神不宁,所以……我去护国府打听消息去了。”

    杨亦风闻言一喜,“哦,是吗?那月参军可是探听到什么消息了吗?”杨亦风在心底暗叹,月箬啊月箬,你可不要做出让我伤心的事情。

    紫若兮再次沉吟了,此时,好像这情况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一种忧重在眉宇间拉开,翦水的瞳仁里蒙上了层看不清的物质。

    “此事,应该跟护国公无关。”紫若兮回答道。

    杨亦风倏忽冷冷地一笑。

    “哦,跟他无关,那么又跟谁有关呢?”杨亦风问道,眼光变得凌厉。

    “是魏王杨浦干的,是他绑架了皇上,王爷,请速速去魏王府营救皇上!”紫若兮抬起眸子,直直地看向他。那眼眸里的恳切真情溢于言表。

    “哼!”杨亦风冷哼一声,接着漠视着紫若兮,冷声道,“月箬,月参军,请你不要再这里胡言乱语,扰乱人心好不好?你想替护国公撒谎也好,是另有别的目的也罢,但,请你先搞清楚一点,你知道那魏王是谁吗?那杨浦又是谁吗?他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你说他谋反,真是笑话,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紫若兮看着杨亦风,有些不可思议,但马上想到。眼眸一定。

    “王爷,我在护国公的书房内发现了一封密函,正是魏王写给杨金莫的,请求他帮助自己串谋夺权。”紫若兮继续说着。

    杨亦风眼眸目很冷,“那密函呢?”

    “还在护国公的书房里,属下并未带出来。”紫若兮答道。

    杨亦风冷笑了一声,在她身边来回跺了几步。

    “月参军,你真是很有意思,且不说我是否看过那封信函,便能相信你所说的,就算是我看到了那封信,我又怎知道这不是一出早就设计好的陷阱和圈套呢!”杨亦风漠然地藐着她,瞧着她的脸庞变得越来越苍白,那看不见的情绪深深地隐匿在眉宇深处。她是愤怒了吗,还是被突然揭穿真面目,有些难堪?

    紫若兮刷白了脸,抬眸看着他,“王爷,请你一定要救皇上啊!请立即出兵抚州,包围魏王府,救出皇上。”紫若兮双手抱拳,眉宇间一片凝重。

    “笑话,让我派兵包围魏王府?没有确凿证据,让我如何发兵?我是皇上的弟弟,魏王更是皇上的弟弟,而且是亲生弟弟。我出兵抚州,兄弟相残,岂不大逆不道,你想陷我于不义吗?月参军!”杨亦风怒斥道,表情严肃,俊颜上一片森冷。

    紫若兮一时无语,紧紧地咬着嘴唇。

    杨亦风看着她,忽然问道,“你就这么关心皇上吗?还是担心你的护国公?”

    紫若兮一惊,“我跟他没有关系。”

    杨亦风的表情是从没有见过的冷酷和严厉,语气像寒冰铸成的剑,椎痛着紫若兮的心。

    “如果你跟他没有关系,会任由你一个探子在他家中窥视查寻,然后又无缘无故放你走?你在护国公家中做过什么我派人看得一清二楚。莫非,他就想让你告诉我要攻打抚州?坐山观虎斗?你这出离间计还演的不错嘛!”杨亦风冷冷地讽道。

    “王爷!”紫若兮惊道,翦水的眼眸里一片惊骇之色,她想不通是为什么……曾经那样相信自己的人竟然这般地不信任自己。

    过了一会,终于,她忍不住问了。

    “王爷为何这样怀疑月箬,难道二年的相处还不足已让王爷信任月箬吗?”紫若兮声音里有些难耐的哽住。这样危机的时候,他这样的不信任,让她怎么办,又让她如何才能救出皇上,仅凭一己之力完全是不可能!并且,杨玄在敌人手上多呆一分钟,性命就危险一分呀!!

    “王爷,月箬求您了,快快发兵,快快发兵,救出皇上呀,事不迟疑!就请相信月箬这最后一次吧!”紫若兮陡然双膝跪拜于地,抬起脸,向看他,诉盼与恳求说得声泪俱下,无不让人感动。

    “月参军,你还在演戏吗?你真的觉得这样就会有用吗,极力地挑唆我和魏王反目成仇,你就痛快了吗?你的护国公大人是不是也就痛快开心了呢?实话告诉你,你刚才在护国府内找杨金莫议事,都已被我的探子看得一清二楚!你还有什么话说!”杨亦风再也抑制不住火气,死死地捏紧了双拳,他很想去揍她,狠狠地揍她,为什么,她要去替那个人卖命!!

    “王爷……”紫若兮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心底就像是被针椎着一样,一下一下,痛不欲生。翦水的眸子里透出的光亮蒙煞住了心。痛,很痛……

    良久。杨亦风都没有再说话,他也极力地在克制自己的冲动,他怕他会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他也知道,如果他那样对她,将无法再挽回她的心。

    山林间,呼呼地,只听得见风叟叟的声音,寒冷地刮在脸上,生疼生疼的。风吹乱了她鬓处的头发,搭在了眼角,染出一丝凌乱。紫若兮的心冷了,看不清的低温袭击了她的心。她知道她求也是没有用……嘴角是突地浮出一线苦涩。

    过了一会。有人终于打破了沉默。

    “月箬,本王怀疑你不是一天两天,这你知道吗?”杨亦风藐着她,极力掩示住心底的那股深情,淡淡道,“从某个时候开始,我总想相信你,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找理由找藉口地去相信你,可是,你从来就不知道我的苦衷,从来也不解释什么,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杨亦风说到这里,悠悠地叹息了一声。

    眼眸望向远处的一片黑暗,那仿佛就是她永远都看不清的内心。也许她才是属于那里的,永远的黑暗下去,既然她那么愿意自甘堕落,与那种人为伍,那么,任何人都无法挽救!

    冥冥的话说得紫若兮心底一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真人彩票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