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法宝回收站 > 第三百六十章 好戏散场

第三百六十章 好戏散场

推荐阅读:夺舍之停不下来重生之欢喜人生头号炮灰[综].美食供应商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穿越三千位面青诡纪事星际养灵师重生军嫂是影后武神至尊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thenow1.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前辈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晚辈区区一个炼气期,借我三个胆子也不敢算计您这个金丹啊。哦,对了,少城主,你不是说有几个修炼上的问题想请教前辈吗,趁现在赶紧的。我过去帮前辈把那疯狗提过来。”

    敲定了买路钱的事,林楚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说着话,就往夏定坤那边走去。

    (啊?哦,这是要我拖住尚言鹤。)

    宗栋反应倒是快,立马开口说道:“尚前辈,晚辈这可真是有好多问题来着,筑丹田的时候晚辈一直不得劲,总是有些微的灵力会外泄,那晚辈就在灵力外泄的地方再构筑壁障,但一个地方堵上之后,另外本来没事的地方又开始出现这种状况,这样越搞那丹田范围越大,总是完不成这一步,敢请前辈指点解惑。”

    “小子,以后别在我面前玩你的这些小伎俩。知道你和那夏定坤有隙,小小的发泄一下就是,注意手下分寸,否则别怪我出手,我还要将他带回夏家的。”

    明显连宗栋都能想到的意图,尚言鹤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宗栋炼气期修炼上的问题,城主府有大把人可以解答,何必特意问他?

    只是那夏定坤本就被宗栋教训的一副凄惨模样了,尚言鹤也就没有阻止,只是神念传识给了林楚一个警告。

    林楚自然没有回话,他现在扮演的可是未开识海的炼气期,只是脚步顿了一顿,脸上神情一僵。

    (不过如此,就是个爱耍小聪明又贪财的小子。)

    虽说对那些灵石不是很在意,但被敲了一笔尚言鹤难免心里不爽,这小小的敲打后林楚的表现让他觉得舒心不少。

    “少城主,这问题其实也简单,那说明你的丹田构筑过大了。你越是在外围加构,只会让那壁障越来越薄,这样下去问题只能是愈加严重。这丹田并不是越大越好,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我的建议是重筑丹田,在最初发现灵力外泄时,不要继续在外围构筑,而是可以构建一个疏导灵力,让其向丹田内回流的一个通道就是……”投出一缕神识过去之后,尚言鹤开始回答起宗栋的问题。

    林楚低头离开,背影望去有着几分沮丧,恩,在尚言鹤眼中是如此的。

    ……

    “啧啧啧,可真够惨的。”

    摇头感叹了一声,林楚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讥讽笑意。

    有的人,怎么惨都不会引起别人同情,反是会让人心情大畅,夏定坤就是典型代表。

    此时的夏定坤的确只能够用凄惨两个字来形容。

    被浇得湿透之后又在踢得地上翻滚了几圈,那身上满是泥沙尘土木屑之类的脏物,灰一块黑一块的,满脸血污,被打得猪头似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发散衣乱,不,都不能说是衣服了,只是一条条沾满泥浆和血液的破布条挂在身上,整个形象就和那掉进路边阴沟的乞丐有得一比。

    “这还有气吧?算了,看这样子,我也没什么动手的必要了。”林楚蹲下身,手指伸向夏定坤鼻前,而后又一脸嫌弃的收手站了起来。

    只是,在收手之时,他那半屈的食指看似不小心的在夏定坤高高肿起的眼皮上方掠过,微微颤动间,一道绿光没入了夏定坤眉心。

    “是,少城主下手不轻,夏二公子要有十天半个月走不了路了都。”在一边椅子上坐着的韩烁轻嘘一口气,放下了想要阻拦的手。

    宗栋动手他不会拦,夏家也怪不到他这个护卫身上,可要是在他的看管下,让其他人在夏家二公子身上来个几下,到时这夏家可就有由头找他麻烦了。

    “嗯,的确。”林楚点了点头。

    这夏定坤脸上头上看着凄惨,但也就是些皮肉伤,几颗活血化瘀的丹药下去也就治好了,而上半身因为穿着一件灵器级别的内甲,也只是外衣破碎脏污,最多内里破了点皮,宗栋炼气期的实力可还造不成什么内伤,只是那双腿可没有内甲保护,丝丝缕缕地布条里面的两条血肉模糊的腿软趴趴的形成一个奇怪的角度,明显里面的骨头碎断了不少。

    以修行者的体质和治疗手段,这种程度倒不至于造成残疾,只是这双腿想恢复正常之后走路,炼气期的修士怎么都要个十多天了。

    (宗栋这小子做的不错。)

    让宗栋打断夏定坤的腿可是林楚特意交代的,免得这家伙后面十天还出来搞事情。

    “那韩前辈,我现在将这夏定坤提过去交给尚前辈吧,少城主应该也没兴趣再教训这条疯狗了,这看着也是碍眼的很。”

    ……

    “尚前辈,您看要不要我找些人将他抬回去,免得脏了您的手。或者您看,是不是我来给他用个清洁法术?”隔音法阵的效果已经散去,林楚转头向着尚言鹤那边喊道。

    “小子,少献殷勤。记住你说的话,九天之后,没能让我满意,你知道是个什么后果的。”

    尚言鹤冷脸一哼,神识再次传音丢下一句话,袍袖一挥,以灵力卷起了昏迷的夏定坤,一晃就出了茶摊,眨眼之间已是消失了身影。

    这金丹期修士带个人哪里还会需要直接接触?至于清洁术法,难道他还不会?

    “怎么样,我表现不错吧。”尚言鹤一走,宗栋已是凑了上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非常不错,简直是出色之至。”林楚不吝夸奖,这宗栋的性子,多夸夸还是需要的,“接下来我还有些事,你留下来赔偿一下这茶摊老板,这可打坏了不少东西。茶摊老板,麻烦过来一下,这么多打坏的东西你看看要赔多少?”

    那边躲在角落里的茶摊老板闻言往这边走了过来来,脸上隐隐带着一丝愁绪。

    (这疯狗夏定坤事后可是百分百会迁怒,少城主他动不了,可这个茶摊却是绝对无法开下去了。这消息传开之后,转手估计都没什么人敢接了。)

    虽说夏定坤挨打是值得欢呼的事情,可发生在他的店里却让他无法太过开心。

    “不去凤鸣楼?要不,我和你一起走吧,这万一再有人找麻烦我也好发挥作用。”宗栋眼睛发亮,看他的样子,更像是期待有人来找麻烦。

    “不了。”林楚朝韩烁那边努了努嘴,而后指了指茶摊外那些围观的人,“再说了,这好戏散场的时候,主演可是要留下接受欢呼的。”

    “哦,说的是。”宗栋会意过来,这好些事情可都是不能在韩烁面前做的,“林楚你一说到提醒了我,还得好好教教这些观众如何正确的宣扬我那威武的风姿,以他们匮乏的词汇,这出痛打落水狗的好戏让他们说去指定会失色不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真人彩票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