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凌天战魂 > 第1882章 覆灭周家?

第1882章 覆灭周家?

作者:拓跋流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龙修罗天帝元尊不朽凡人无敌血脉通天仙路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thenow1.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昌剑,周家的正牌三长老,最后被一位完成千人斩的老农给拍下,这才保住了性命。

    他刚踏入周家的大门,正好碰到了周家的另一位三长老,陈英杰。

    这位三长老,乃是周家的外姓长老,是周家的情报负责人,属于聘请人员。

    陈英杰,外号唤作血狼,乃是百年前森罗城血狼佣兵团的团长,但最终因为残杀了另一方佣兵势力,被城主饶罗通缉。

    传闻百年前的血狼已经伏法,但当时却被周家给秘密营救了下来,至此,血狼佣兵团的人悉数归于周家麾下,而血狼也改头换面,以周家外门三长老的身份出现在世人眼前。

    他的命,是周家救下来的,所以为周家卖命,是他的本职工作。

    但是刚刚周家家主已经发怒,已经给出了明确时间,三天之内,若是找不到杀害周崇晓他们的凶手,他的结局肯定不会好。

    他正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周昌剑出现在他眼前,但是他已经没有心思和周昌剑交谈,只是冲着他点了点头,便踏出了周家大门。

    然而还没有走出几步,却被周昌剑给叫住:“三长老,你这是去哪里?”

    陈英杰答道:“周崇晓他们的灵魂玉简破碎,我要找到真正的凶手!”

    周昌剑一听到‘周崇晓’这个名字,心中就涌现出一股屈辱感。

    在秘境的时候,周崇晓要杀自己的事情还历历在目,那欺师灭祖之辈虽然被拍卖师给灭了,但他心中还是忍不住愤怒。

    “不用找那个畜生了,那个畜生已经死了!”

    周昌剑才不会去理会对方那时候是否被夺舍,反正在他看来,那‘周崇晓’要杀自己,就是欺师灭祖。

    陈英杰听到这话,不由得愣住了。

    周崇晓、周浩云和周瑜,都是周家杰出的天才,平日里,这位周家的三长老对三人是喜爱有加,现在怎么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难不成是三长老杀了他?”

    陈英杰一想到这些,心里陡然涌现出一股危机感。

    周崇晓、周浩云和周瑜,可是周家家主看中的人,这周昌剑把周崇晓给杀了,是不是意味着想要对周家做出某些不好的事情?

    “三长老,敢问是谁杀了他们?”

    陈英杰说完,便竖起了耳朵认真聆听,如果真是他杀了周崇晓他们,这件事情便不是他能够管得了的了。

    “他们?”

    周昌剑皱了皱眉,陈英杰说的是‘他们’而不是‘他’,这让他听出来了一些东西,正准备询问,但很快就释然了。

    当时邪龙枪、邪龙剑都出现在‘周昌剑’的手中,那证明他们也遇害了。

    不过,他还是询问了出来:“是不是周浩云和周瑜也遇害了?”

    “是的,周崇晓、周浩云和周瑜的灵魂玉简都破碎了。”

    说到这里,他微微停顿了一下,又道:“还有大长老周昌盛,他的灵魂玉简也破碎了。”

    “大哥也遇害了?”

    周昌剑皱眉,周昌盛是和他一起踏入秘境的,但秘境是随机传送,两人并没有落在一起。

    他以为周昌盛应该是落在了其他人的手中,现在还没有回来,但是听说周昌盛的灵魂玉简已经破碎,他心里难免有些悲伤。

    “哎,在那秘境之中遇害,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他也释然了。

    这次踏入秘境的,又有几个人是幸运的?

    也许就只是那三千多人是幸运的,因为他们踏入秘境,收获了一大批实力强大的奴隶。

    “三长老,秘境之中到底有什么凶险?大长老乃是天仙三阶的修为,怎么会在秘境之中遇害?”

    陈英杰很难想象能让周昌盛这种天仙三阶强者遇害的秘境,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秘境。

    “那方秘境,本身就是一个巨坑啊!”

    周昌剑心情复杂,一趟秘境之行,自己没有获得任何好处不说,竟然还成了他人的奴隶,这上哪儿说理去?

    “陈三长老,周崇晓他们死亡的事情别去查探了,杀害他们三人的罪魁祸首,已经伏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

    周昌剑不准备去替周崇晓三人报仇,尽管知道龙邪并没有死透,他被那些灵体类生命给带走了,但还是不敢再提报仇的事情。

    那些人之前没有拍卖奴隶,反倒是借用了一部分元力丹给龙邪,但最后龙邪也没能用上那些元力丹,当初他之所以敢参与拍卖,完全就是从那些划分到自己手下的‘奴隶’手中索取的。

    他们连天仙级别的奴隶都不在乎,而且他们的实力也根本就不是周家能够抗衡的,即使周家连隐秘力量都一起出动,也无法对那些人造成任何威胁,反倒是会为周家招来灭顶之灾!

    陈英杰皱了皱眉,道:“周家的威严,不容冒犯。”

    周昌剑闻言,说道:“陈三长老,你能对我们周家保持如此忠心,我很欣慰。但这件事情你最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否则会为我周家招来厄难。”

    陈英杰心中震撼,周家这种存在,竟然还怕有人为周家招来厄难?

    这怎么可能,这偌大的森罗城,就连城主饶罗也得给周家三分薄面,怎么还有周家惹不起的人?

    “三长老,是家主让我彻查周崇晓他们的死因,不过你既然知道,还请三长老随我一起,去向老祖说明情况。”

    陈英杰也不想再管这件事情了。

    连周昌剑都说彻查下去会为周家招来厄难,那他一个外姓长老,也没有继续追究下去的必要了。

    但是周家家主的命令却必须执行,不去查,也得向周家家主说明情况!

    周昌剑一听到家主,“家主出关了?走,随我一起,赶紧去见家主!”

    陈英杰连忙跟在周昌剑的身后,朝着周家家主的书房走去。

    书房之中,周家家主手中把玩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玉佩,神情阴鸷。

    周家的天才弟子死了,周家的大长老灵魂玉简也破碎了,三百年来,这还是周家第一次遭遇如此大事!

    他在想自己的敌人到底是谁,杀害周昌盛的人,会不会就是杀死周崇晓他们的。

    到底是什么人敢在森罗城中对他周家动手,对方既然已经动手,又会有怎样的布局,周家面对那位置的危险,能否挺过去。

    他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但始终没有任何头绪。

    而就在此时,书房的大门被敲响,看到周昌剑和陈英杰踏入书房,他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把玩手中的玉佩。

    “大哥!”

    周昌剑恭敬冲着周家家主行了一礼。

    “家主!”

    陈英杰也恭敬行礼。

    周家家主摆了摆手,道:“从秘境回来了?收获如何?”

    他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但周昌剑听到这话,却是猛的一下跪在地上,一脸羞愧的说道:“大哥,我给周家丢人了,这次秘境之行,并无任何收获!”

    咔嚓!

    周家家主手中的玉佩瞬间碎成碎片,一双眸子死死盯着跪在地上的周昌剑,犹如钢刀一样的目光,让周昌剑感觉浑身不适。

    “这世间每一方秘境,都有无数天财地宝。因为他们常年封闭,里面的天财地宝没有人去采摘,所以每一次踏入秘境,不管怎样,只要是活着从秘境中走出来的,都会有收获,你却说你没有任何收获,是怕说出你的收获之后,我拿走你的机缘吗?”

    周家家主周昌源,他的声音带着一股杀意,这周昌剑虽然是他的堂弟,但若是执意隐瞒秘境收获,他不介意给他一番惩罚。

    “大哥,我是真的没有任何收获啊!”

    周昌剑心里发苦,感受到从周昌源身上传递出来的杀意,他连忙说道:“大哥,这次不仅我没有收获,凡是踏入这秘境的人,几乎都没有收获!”

    周昌源闻言,死死盯着周昌剑看着,看到周昌剑的面前滴落一滴滴汗水,他身上的杀意才稍微收敛了一些,道:“噢?那你倒是和我说说,那秘境到底怎么回事?”

    “大哥,那秘境可能是一位大能的游乐之作,我从踏入秘境之后,便直接沦为了奴隶!”

    这一刻,他更是把头放在了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旁边,陈英杰听到这番话,额头上的冷汗连连往下落。

    周昌剑这是什么意思?

    堂堂周家的三长老,竟然沦为了奴隶?

    这种事情,我一个外姓长老听到了,会不会给我带来厄难?

    当即,他连忙拱手对周昌源说道:“家主,我先退下了。”

    周昌源挥了挥手,示意陈英杰离开,等到陈英杰走了之后,周昌源才对周昌剑说道:“站起来说话。”

    “多谢大哥!”

    周昌剑从地上站起来,浑身大汗。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大哥,那秘境真的很古怪,好似是某位大能的一件洞天宝物,我们都着了那大能的道!”

    紧接着,他把发生在秘境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最后,他着重强调了楚云,因为楚云是他认识的人,而且也在秘境之中带给了他极大的屈辱!

    “噢?如此说来,在秘境之中获得好处的,就只有三千四百九十多人,而你所说的那楚云手中,还掌控着一支两万多人的奴隶大军?”

    周昌源心中震撼,两万多人的奴隶大军,其中还有天仙十阶的强者,这种存在若是从秘境之中归来回来森罗城,那么森罗城的势力格局将会直接发生改变!

    周家,还没有资格和天仙十阶的强者作对!

    天仙十阶的强者,那种存在恐怕一个巴掌就能把整个周家给覆灭了!

    “是的,那个幸运的家伙,手中一定掌控着高级的炼体功法,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完成那沙漠的考验!”

    周昌剑提起楚云都咬牙切齿。

    之前他险些被‘周崇晓’斩杀,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楚云在一旁扰乱了他的心绪,让他无法正常思维。

    但周昌源听到这话,也听出了他语气之中对楚云的不满,当即又说道:“听你的语气,那楚云好像得罪你了?”

    “那楚云害得我被人当众打脸!”

    现在他还记得自己被龙邪打脸的事情,那可是当着两千多万人的面打脸,而他周家长老的身份,也被爆出来了!

    周昌源脸上却没有怒火,平静问道:“你的脸面和周家的生死存亡相比,孰轻孰重?”

    周昌剑愣了愣,不知道他为何这么问,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自然是周家的生死存亡。”

    周昌源道:“既然如此,你便向那楚云负荆请罪吧。”

    “什么?家主,你竟然让我向那楚云负荆请罪?那不过是个人仙的蝼蚁,平时我一巴掌能拍死一片,我若是向他请罪,那我们周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我们周家,还在不在这森罗城立足了!”

    周昌剑大吼起来,作为周家的长老,平日里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只有别人向他赔罪的份,在这森罗城中,还没有人能让他去负荆请罪!

    周昌源平静问道:“你也说了,那楚云的手中有一位天仙十阶的强者,若是楚云对我周家有看法,对我周家出手,我周家能应对吗?”

    周昌剑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说道:“我周家的山门大阵可不是天仙十阶强者能够打破的!”

    “白痴!那是平时我们周家对外的宣传,我们周家的山门大阵能否抵挡住天仙十阶的强者进攻,你心里还没个数吗?”

    周昌源大声斥责,道:“你去给那楚云道歉,总比我周家覆灭要好!”

    周昌剑听得神色发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楚云!

    这一刻他心中恨透了楚云,当即又说道:“家主,周崇晓、周浩云、周瑜的死,很可能和那楚云有关!”

    这一刻,他直接把锅甩给了楚云。

    让自己去道歉?

    不存在的,堂堂周家三长老,怎么可能向他人低头!

    “啪!”

    但是周昌剑的声音刚落,便是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他的脸上,周昌源一脸杀意的说道:“他们是被人夺舍的,那邪龙兵直接夺舍了他们!这一点,你非常清楚!”

    周昌盛瞬间呆立当场,想法波,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

    开什么玩笑,这时候若是继续反驳,恐怕周昌源真的会杀了自己!

    “家主,我这就去负荆请罪!”

    周昌盛一咬牙,转身走出了周昌源的书房。

    等到周昌盛走了之后,周昌源的双眸之中陡然绽放出贪婪之色,自语道:“天仙十阶的存在,若是加入我周家,我周家便能吞掉其他城池了!”

    ……

    森罗城,往常都是人来人往,显得格外热闹。

    而现在森罗城中,根本就看不到多少人影。

    许多踏入秘境之中的人,还没有回来,而有一部分人,则是永远回来不来了。

    楚云回到森罗城后,便径直前往了森罗城的南风酒楼。

    以往热闹喧嚣的酒楼,变得冷清起来。

    店里的伙计正趴在酒馆角落的一张桌子上打着瞌睡,以往喜欢往酒馆里汇聚的佣兵们,都踏入了秘境之中,即使是有人回来了,也不会第一时间来这里喝酒。

    楚云踏入酒楼之后,来到那店小二旁边轻轻敲响了桌子,见到是楚云,店小二眼中露出一抹诧异之色,转瞬间,脸上又挂起了热情的笑容,“客官,要来点什么?”

    楚云道:“把所有好酒好菜都给我上上来。”

    “客观你稍等,马上就弄好!”

    店小二连忙跑到了厨房之中,偌大的店里,竟然只留下了他一个人,他又是充当迎客,又是充当厨师,一个人干了这酒馆所有的活计。

    没多久,香喷喷的酒菜店小二全部端上了楚云的桌子,无所事事的他,看着楚云吃饭,欲言又止。

    楚云见状,微微一笑,找话题说道:“你们这酒馆怎么这么冷清?”

    见楚云主动搭话,店小二顿时眉开眼笑,却又故意装出一副愁眉苦脸,说道:“那无月之森不是出现了秘境了嘛,所有人都去了那秘境探险去了。即使我们这酒馆的老板,他也去了啊!”

    说完,他又道:“楚云队长,你之前不是也踏入无月之森了吗?那秘境出世的消息,难不成你没有听说?”

    楚云道:“那不是什么秘境,现在秘境已经关闭了,所有人都出来了。”

    一会儿又不是什么秘境,一会儿又关闭了,里面到底有什么,你倒是说啊?

    “楚云队长,您既然出来了,那一定是在秘境之中获得了无数好处了?传闻这世间的秘境中,都有无数的天财地宝,去一趟秘境,只要是活着走出来的,获得的财富简直难以计算啊!”

    店小二一脸艳羡之色,他之前也想踏入那秘境,奈何掌柜的要他留下来。

    “这一次的秘境,哪有什么财富,等其他人回来了你再问问他们,保证你问十个,十个人都是后悔。”

    楚云有搭没搭的和店小二聊着天,喝着自己的小酒,等着自己要等的人。

    没多久,酒楼之中赢来了第二个客人,楚云的一个熟人,森罗城少城主,饶清流。

    饶清流一进门,就见到了楚云,他微微一愣,转而笑着走到了楚云面前,道:“楚兄,我还以为你在无月之森的秘境呢,怎么,你没去?”

    楚云闻言,说道:“先吃点东西,边吃边聊。”

    饶清流也不客气,就在楚云的对面坐了下来。

    店小二连忙跑去拿餐具。

    “楚兄,无月之森里,那可是秘境啊,以往无月之森中根本就没有任何关于秘境的传闻,这秘境很可能是那种传说中的在整个仙界飘荡的秘境,现在飘到了无月之森开启,对于我们这方的人来说,可是一桩大机缘啊!”

    “秘境,我去了。”

    楚云的回答很简单。

    饶清流闻言,眼神中闪过一抹诧异。

    以楚云人仙境界的修为去了那秘境,怕是也不能获得那秘境之中的机缘吧?

    充其量,或许就只是在秘境门口逛了一圈,然后就出来了。

    不过,刚想到这里他又觉得不对劲,那秘境的入口只开启了一天时间,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楚云出来了,是不是代表着其他人也出来了?

    他当时也很想去那秘境,但是被自己的父亲饶罗给阻止。

    丧失了一桩机缘,让他心情很不爽。

    现在听楚云的回答,似乎楚云在秘境之中也没有多大的收获,顿时又觉得安慰了一些。

    饶清流又询问起来:“楚兄,传闻那秘境之中天财地宝无数,这次楚兄踏入秘境之中,怕是收获颇丰吧?”

    “勉勉强强吧。”

    楚云的回答依旧很简单。

    这一刻,饶清流不由得有些生气了。

    不过一想到对方疑似无相山的传人,便又把心中的气压制了下去。

    “楚兄,这次我父亲也去了秘境,不知道你碰到了没有?”

    饶罗,楚云当然碰到过。

    而且当时饶罗还被摆上台拍卖,他自己也参与过竞拍,只是最后放弃了罢了。

    看到饶清流想找话题说,楚云直接了当的说道:“见到过,但他踏入秘境之后,处境不是很好。”

    饶清流闻言,愣了愣,转而大笑道:“哈哈,我就知道是这样。他是这森罗城的城主,平日里许多人对他恭恭敬敬,但踏入秘境那种封闭的地方,倒是未必了。这一次,恐怕有人对他出手吧?”

    似乎是看到了饶罗四面楚歌艰难应对的模样,饶清流的心情说不出来的好。

    楚云见饶清流脸上的高兴之色,琢磨着到底要不要告诉这家伙真相。

    如果我说你的父亲被摆在拍卖台上被当成货物一样拍卖,你又会是一种怎样的表情?

    “这个我就没有看到了。”

    楚云耸了耸肩,又道:“别聊秘境的话题了,先吃点东西。”

    饶清流一边吃,一边说道:“对了,你既然进入了秘境,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第七小队的成员呢?”

    听到这话,楚云的神色瞬间变得沉重起来。

    潜龙佣兵团第七小队成员的死,和他又莫大的关系。

    当初若不是自己一心独行,他们又怎么可能遇险?

    见到楚云脸上的神色变化,饶清流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潜龙佣兵团第七小队,以前都是一些刺头,但这些刺头的潜力可是非常巨大的,现在看楚云的脸色,第七小队的成员似乎已经遭遇了不测!

    “楚兄,他们难不成还在秘境之中寻宝?”

    饶清流的声音凝重了几分。

    他说得比较委婉,但暗地里的意思却是在责备楚云这个佣兵小队的队长,说他为什么那些佣兵都保护不了。

    他们若是遇险,你这个队长为什么活得好好的。

    即使你是无相山的传人,身份尊贵,但也不能不把他们当回事啊!

    “他们遇害了。”

    楚云懒得去拐弯抹角,说道:“周家人出手的。”

    “周家?”

    饶清流的神色瞬间变得愤怒起来,周家虽然扎根在森罗城中,但周家的势力比起城主饶罗不知道强了多少。

    若不是饶罗手中掌控着一个潜龙佣兵团,恐怕他这个城主会被周家给直接架空!

    “周家这是想做什么?他们是想引起潜龙佣兵团和他们周家的大战吗?”

    饶清流身上的怒火熊熊燃烧,城主府和周家一直都不对付,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情,让他感觉格外窝火。

    若是不把这个仇给报回来,以后城主府在森罗城又如何做人?

    “杀害我队员的罪魁祸首,已经伏诛了。”

    楚云抬头看了一眼愤怒的饶清流,道:“但这还不算完,周家做事嚣张狂妄,这一次,我要把周家一并覆灭!”

    旁边的店小二听到这话,只感觉天雷阵阵。

    他认识楚云,知道楚云的修为,也知道他的战力使得他能够越级挑战。

    但是你能不能在这里放大话!

    你要覆灭整个周家?

    你一个人仙蝼蚁,周家随便一个人出手,就能把你灭了!

    你这完全是癞蛤蟆打哈欠,口气大啊!

    饶清流和被雷得不轻,不过一想到楚云身后的无相山,顿时又道:“难不成楚兄要动用身后的力量了?”

    他本能的想到楚云要动用无相山的力量来对付周家,也只有这样,才能轻松覆灭整个周家。

    这一刻,他不由得替周家人默哀三秒钟,无相山若是出手,整个森罗城还没有人能够抵挡。

    楚云却是摇了摇头,道:“靠我自己。”

    饶清流一听,有些急了,连忙说道:“楚兄,我知道你的战力很强,但是对付周家的事情,还得从长计议,不仅如此,以后千万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对付周家。”

    说完,他隐晦的瞟了一眼旁边的店小二,琢磨着要不要把他给灭口。

    毕竟有些话若是传入了周家的耳中,他可能没什么关系,但楚云绝对会陷入危险。

    为了搭上无相山这根线,楚云在自己的森罗城中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闪失,否则自己的一场算计便要落空了。

    店小二见到饶清流那隐晦的眼神,心里一紧,连忙打着哈哈说道:“少城主,楚云队长,我们店最近推出了一款新酒,乃是以天山神水配合雪山葡萄酿造的,你们要不要尝尝鲜?”

    说罢,也不等楚云他们同意,他转身就往二楼跑去。

    楚云见状,哑然失笑,道:“这些话就是传入周家的耳中又有什么关系,周家,覆灭的日子到了!”

    “哈哈,好大的口气,周家覆灭的日子要到了?楚云,一月不见,你这吹牛的本事见长啊!”

    就在此时,一个嘲讽的声音传入楚云耳中。

    朝着那说话之人看去,楚云微微皱眉,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人。

    难不成,此人是周家人?

    来人踏入酒馆之后,看到坐在楚云对面的饶清流,陡然神色大变,转身就走。

    饶清流见状,却轻飘飘说道:“祝梁,来都来了,这么急着走干嘛?”

    祝梁,祝戎的胞弟,在森罗城就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整天都想着融入饶清流几人的圈子,但始终不受人待见。

    这一次,他前来这南风酒楼,是听人说南风酒楼中酿造了一种新酒,正准备过来尝尝鲜,没成想居然听到有人大言不惭说要覆灭周家。

    而看到那说话之人,他第一感觉就是自己的机会来了。

    平日里想融入周浩云的圈子很难,但现在嘛,自己只要把楚云这番话告诉周浩云,周浩云肯定会对付楚云!

    而且楚云杀了自己的亲哥祝戎,自己即使是参与报仇之事,祝家人也不会责怪自己,而起,他们肯定会对自己刮目相看!

    自己平时在祝家人眼中不就是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吗?

    若是这一次阴死楚云,那么自己就有被祝家人重视的可能!

    平日里,闲散的日子虽然过得很好,但哪有随便走到哪里都带着几个地仙强者当护卫威风?

    现在机会来了,可是看到饶清流之后,他心里又有些发苦。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楚云这家伙居然能和饶清流扯上关系!

    事实上楚云和饶清流有交情的事情,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都能想得到。

    楚云当初拿出第七小队的令牌去接收第七小队,那令牌是从哪里来的?不就是饶家给的吗?

    可惜,这个二世祖平时不关心这些,他之所以认识楚云,也是因为楚云的画像在祝家流传,祝家早就下令让祝家人好好认识一下这个杀了祝家希望祝戎的敌人,遇到机会,务必要把楚云给斩杀了。

    他自然没有实力斩杀楚云,但有的是人可以杀楚云啊。

    而且,这家伙刚刚才说要覆灭周家,这种话若是传出去,不用周家出手,那些想抱周家大腿的人,都会出手把他弄成碎片!

    而且周家的势力并不比城主府弱,即使少城主饶清流在楚云面前那又如何?

    自己要抱的可是周家的大腿,饶清流嘛,以前还可以攀登,但现在,他既然和楚云坐在一起,那自己就没有必要和他攀交情了。

    “咦,少城主大人?你竟然没有去那秘境?”

    一开始祝梁还有些惊恐,但一番思想下来,心中的惊恐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真人彩票导航